内蒙古扶贫商城 内蒙古社会扶贫网 内蒙古社会扶贫基金会 感动内蒙古人物评选
内蒙古社会扶贫工作促进会

骏马奔腾跃北疆(以实际行动迎接党的十八大)

来源: 人民日报  时间:2012-10-29 10:55:00 浏览量:

 

纯净高远的蓝天,碧绿广袤的草原。这是很多人印象中的内蒙古。如今走马内蒙古,从东到西,横跨东北、华北、西北,辽阔的土地上,蓝天绿草依旧,不仅有白色羊群,花色牛群,还有黑色煤炭和其他丰富的矿产,色彩斑斓的内蒙古,经济社会发展的内涵更加丰富。

    家里的电、身上的衣、桌上的奶,全国人民的生活几乎都与内蒙古的能源产业、农牧业息息相关。昔日靠天吃饭、逐水草而居、长期欠发达的北部边疆省区内蒙古,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脱胎换骨,改天换地,探索走出一条不断强化农牧业基础,加快实现工业化、城镇化的新路子。

    短短十年间,内蒙古牛奶、羊肉产量双双跃居全国第一,成为全国乳制品和肉食品的重要生产供应基地;依托煤炭等资源优势,建成能源、冶金、化工、装备制造、农畜产品加工和高新技术产业等六大优势产业为主的现代工业体系;城镇人口从2000年的42.7%提升到去年的56.6%,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了历史性突破。内蒙古这匹骏马已然从祖国北疆腾跃而起!

    内蒙古跨越式发展的动力何在?他们探索的新路子新在哪里?创造了怎样的经验?带着这些问题,我们踏上了这块辽阔神奇的土地。

资源经济如何转型

    及早转,主动转,坚持煤炭深加工和非煤产业“两条腿”走路,建设多元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

    昔日底子薄、起点低的内蒙古因煤而兴、缘煤而富,创造出经济腾飞的奇迹,令人刮目相看。2011年工业增加值达到7159亿元,居全国第十三位,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50.3%,继山西、河南、江苏之后,内蒙古成为第四个工业增加值比重超过50%的省份,标志着内蒙古已经从农牧业主导型经济转变为工业主导型经济。

    但也有不少人不以为然,“内蒙古不就是靠资源嘛。”内蒙古社会科学院首席研究员潘照东却有不同看法:“我们从未否认过自身的资源优势,但内蒙古的快速崛起,走的是一条依托而不依赖资源、不断转型升级的现代工业经济发展之路。”

    依煤而电、依煤而化、依煤而冶,延长产业链,做强煤产业。

    内蒙古煤炭资源全国第一,探明储量多达7000多亿吨。但内蒙古正在跨越单纯挖煤、卖煤的阶段。把目光投向煤炭的就地转化增值和深加工:让“煤从空中走”——发电、“煤从管道走”——制油。

    “一吨煤直接销售,利润是145元。我们用间接煤制油法,制成油利润就会翻倍,附加值提升100%。”内蒙古伊泰公司煤制油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菅青娥说。这家位于全国第一产煤大县鄂尔多斯准格尔旗的工厂里,看不见煤尘飞扬,听不到隆隆机器声,一座座大型煤制油设备在计算机控制下,静静地运转着。截至今年7月底,伊泰稳定产油9.9万吨,预计今年年底将达到18万吨的一期设计产能水平。

    在准格尔旗大路新区煤化工基地,闻不到刺鼻的化学气体味道,现代化除尘、脱硫等环保设备优先运行。“绿色、环保、清洁是我们的追求。”久泰能源集团内蒙古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王光亮告诉记者,该企业100万吨煤制甲醇、10万吨二甲醚项目已投产。用煤制甲醇产生的利润是直接卖煤的2倍,再由甲醇制二甲醚则是卖煤的5倍。二甲醚作为优质燃料,不愁销路。“煤基化工业不仅延伸了产业链,提高了附加值,更是带动整个内蒙古产业升级的驱动力之一。”大路新区管委会主任华瑞锋说。

    资源是内蒙古的优势,但资源优势很容易变成资源陷阱。如何让内蒙古摆脱“一煤独大”的困境,一直是内蒙古党委政府高度关注并积极谋求破解之道的课题。

    “一定不能等到资源枯竭的时候才去转,要及早转型、主动转型、依靠自己的力量转型。在鼎盛时期、投资吸引力大的时刻,要将目光放长远,积极谋划、加快推进非煤产业发展。”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胡春华指出。

    在这种“及早转型”思路的指引下,内蒙古在继续大力发展煤及与煤相关产业的同时,努力培育更多的支柱产业。

    发展非资源型产业,最现实的路径是依托现有的产业基础,在延伸产业链、推动产业升级上做文章。

    内蒙古提出,大力发展装备制造业,特别是发展面向内蒙古市场的煤机、化机、风机、重型汽车等产业。“因为我们有一定的基础,包头是装备制造业的老基地。华泰欧IV柴油发动机和自动变速箱下线、奇瑞汽车产业园基本落成,这些新项目使鄂尔多斯装备制造业初具规模。”内蒙古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委员会主任牙萨宁说。

发展非资源型产业,高科技、信息化不可或缺。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云计算等电子信息产业已经在内蒙古起步。

    在呼和浩特市郊,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云计算数据中心项目已全面开工。“我们选择内蒙古的原因,是它独特的综合优势。”云计算项目负责人说,大型计算机中心的选址有不能断电、离主光缆近、散热成本低等诸多苛刻要求,而这些正是内蒙古的优势所在:火电、风电充足,距离北京主光缆仅400余公里,全年平均气温低于15摄氏度,超过半年的时间可自然降温。“资源、区位、气候、土地、电价、劳动力等综合优势,已经成为内蒙古转方式、调结构、优发展的新引擎。”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巴特尔说。

    发展非资源型产业,就要调整投资结构。

    今天的投资,就是明天的产业。今年上半年,内蒙古机械装备制造、化工和冶金等非煤产业投资增速均超过50%,总量占工业投资比重达到44.8%,提高8.5个百分点。包头装备制造业、呼和浩特新能源和云计算产业、赤峰承接东北工业基地产业转移等产业集群的建设,正有力推动内蒙古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显现出多元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

    产业晚起步,园区高起点。

    内蒙古工业发展充分发挥后发优势,摒弃家家点火、村村冒烟的发展模式,一开始就让企业进园区,集约化利用土地。呼伦贝尔经济技术开发区,就是内蒙古工业园区化进程中的“代表作”之一。2011年,这片相当于呼伦贝尔1/2500的土地上,创造了全市近1/5的工业总产值。“我们的思路是开发一小片,保护一大片,用1%的土地集中发展工业,保护99%的草原,做到美丽与发展双赢。”呼伦贝尔市市委书记罗志虎说。

    “人们常说,内蒙古的优势是资源,这只是基础,内蒙古真正的优势是靠近市场,紧邻京津冀、黑吉辽等地区,靠近出海口。”胡春华说,抓住用好这个优势,内蒙古才能够有效地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实现可持续发展。

    农牧业基础怎样不削弱更强化

    农区增产,牧区增绿,产业化让一个个农牧业名牌产品从草原走向全国

    工业增长的势头再猛,农牧业基础不稳固,也会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不可能实现经济社会的平稳协调发展。

    “这些年来尤为难得的是,内蒙古快速推进工业化的同时,把更多关注的目光投向农牧区,农牧业基础得到不断强化。”内蒙古发改委主任梁铁城表示。

    红的荞麦、白的莜麦、金灿灿的小麦,大型收割机穿梭广袤田间,一片丰收的景象。“我们也是大粮仓。”在内蒙古农区采访,常听到干部群众这样自豪地说。

    在内蒙古,矿产资源和畜牧业是主业。“光挖煤就能挖几百年,用得着费那么大力气种田吗?”

    “吃饭是自己的事,还是要靠自己,要舍得在农业上投入。”内蒙古农牧业厅厅长郭健说。

    内蒙古自然条件差,“三年两小旱,七年一大旱”,虫灾、风灾等自然灾害频发。

    旱,就让作物小口喝水。今年乌拉特前旗大佘太镇南昌村的农民备耕又多了一项新内容——发展膜下滴灌,把传统的“浇地”变成“浇苗”,既节约了水资源,肥料也通过滴管直接输送到作物的根部,提高了吸收利用率,每亩节水增收达260元以上。

用工业上赚来的钱,发展农业。

    内蒙古大力改造中低产田,发展节水灌溉,加大农业综合开发力度,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加大惠农力度,补贴种粮农民。同时,不允许各地擅自开荒扩大粮食种植面积。

    “今年内蒙古农业丰收已成定局,粮食产量预计突破500亿斤大关,实现历史性连续9年丰收。”郭健说。

    而今,内蒙古已经成为全国13个粮食主产区和5个商品粮调出区之一,成为名副其实的大粮仓,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作出重要贡献。

    内蒙古与很多省区不同,除了“三农”,还有“三牧”问题。13亿亩天然草原,不仅是牲畜的“粮仓”,牧民赖以生存的“饭碗”,也是国家重要的生态屏障。

    “牲畜多了,草就长不好;草不好,牛羊就不上膘、卖不上好价钱,收入就少,人们便使劲扩大养殖量;畜群减不了,草场生态难以好转。”牧区一度超载过牧不堪重负,走入恶性循环,粗放的生产方式使牧区发展难以为继。

    生态与生计似乎成了一个死结。难题如何解?必须转变发展方式。

    “转”,畜牧业由传统走向现代,由分散走向集约。这几年,内蒙古通过推行禁牧休牧轮牧,给草原“放假”,加强草原水利、暖棚等基础设施建设,让草原畜牧业由天然放牧向舍饲、半舍饲转变,牧民减畜不减收。持续增加牧业的科技含量,改良牛羊品种,推行良种、良法,畜牧业集约化程度不断提高。2011年,牧业年度牲畜总头数达到1.08亿头(只),连续7年稳定在1亿头(只)以上。

    “转”,畜牧业由卖“原字号”走向卖制成品。这几年,畜牧加工企业不断壮大,集约化水平不断提高。伊利、蒙牛、鄂尔多斯、小肥羊等品牌与牧民结成利益共同体,面向大市场,叫响了“草原制造”,成为带动畜牧业结构调整和牧民增收的中坚力量。

    “跟着企业干、围着基地转”。内蒙古的畜牧业已经形成为养而种、为加而养、为销而加的良性循环产业链,奠定了大企业带动大基地、大基地支持大企业的产业发展格局。据统计,全区158万户农牧民参与到产业化经营中,占农牧户总数的40%以上,从产业化中人均实现纯收入3027元,同比增长13.1%,占全区农牧民人均纯收入的47.3%。

    “转”,草原由一产为主走向三产。禁牧一年,山坡披绿;禁牧两年,青草葱葱……几年下来,绿了草原,少了风沙,多了游客。草原不再单纯放牧牛羊,而成了观光休闲的旅游基地。

    躺在草原上,闻着草香,听着牧歌,看着雁成行。草原返绿,生态好转,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一到旅游旺季,宾馆饭店家家爆满,一大批“牧家乐”应运而生,越来越多的牧民放下牧羊鞭,吃上旅游饭,草原愈发显出蓬勃生机。

    “不再放牛牧羊,草原没那么累了,我还比以前挣得多,心里舒坦啊!”伊金霍洛旗牧民那仁达赖说,他把草原承包给旅游公司后,每年不仅能得到一笔承包费,还能在公司打工赚钱,生活更稳定了。

    解开了生态与生计的结,草原美了,牧民笑了。

城镇化如何走出特色路

    多中心、多极化,一批规模适度、宜居宜业的区域中心城市建起来,一座座城镇点亮草原,温暖人心

    面积118.3万平方公里,东西跨度2400公里,生活着2400多万人口,地广人稀,生态脆弱,区域发展极不平衡。这样的区情,推进城镇化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空前,所需要的勇气和魄力倍增。

    “在内蒙古推进城镇化更具特殊重要意义。”巴特尔说。城镇化的集聚功能,不仅解决了医院、学校、公路等公共服务问题,还有独特的生态意义。内蒙古人算过账,每转移一个牧民进城,就相当于减轻了1平方公里草场的压力。一年提升1%的城镇化率,就能“解放”24万平方公里的草场。以很少量的土地开发换取大面积的生态保护,有利于从根本上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

    让几百万牧民从游牧转向定居,接受一种全新的生活生产方式,谈何容易。看起来很美的前景,干起来却很难。

    为了使农牧民能够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各地纷纷出台系列配套政策措施,在技能培训、就业用工、住房社保、就医入学、户籍管理等方面给予扶持,形成了一整套农村牧区人口自主转移的机制。

    在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上都镇,“蒙古族风情街”热闹非凡,在这里做生意、开饭店的都是从草原上“转移”进城的牧民。他们不仅以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了店铺,还保留着原有草场的打草收入,享受着禁牧补贴。家庭增收了,生活改善了,就学、就医都方便了,牧民们的脸上洋溢着满足与欢乐。

    “还是城里好,生活方便,赚得也多多了。”伊金霍洛旗苏布阿嘎镇移民梁伟感慨地说。他原来住的阿自梁村,由于草原退化,300多亩草原只能养60来只羊,一家四口一年只有5000多元的收入。2010年,在生态移民优惠政策的帮助下,他家仅花了2万元就搬到镇里住上了100多平方米的单元房,还开了个小超市。由于经营有方,仅两年时间,年收入就达近10万元。

    “转出去,天地宽”。在政府的大力引导和扶持下,越来越多的牧民告别了牧场,走进城镇开始了新生活。一片又一片草原停住了沙化退化的“脚步”,休养生息,孕育出新绿。2003年以来,仅锡林郭勒盟就转移农牧民16.7万人进城就业,工资性收入已经成为农牧民增收的重要来源。全盟牲畜头数由2000年的1797万 头(只) 压减到2011年的1171万头(只),第一产业增加值反而由29亿元提高到71.9亿元。

    走什么样的城镇化道路,建设什么样的城镇体系,不能盲目照搬,应当因地制宜。

    内蒙古的决策者认识到,东西狭长的版图,很难用一个经济中心或几个特大城市带动发展,必须走多极支撑、多中心带动的城镇化路子。在大力推动农牧民转移进城的同时,内蒙古把优先发展区域中心城市作为推进城镇化的重要任务,着力打造一批规模适度、宜居宜业的区域中心城市。

    目前,内蒙古基本形成了以盟市所在地等地区性中心城市为支柱,以旗县所在地及重点镇为支撑的城镇体系框架。仔细分析,内蒙古的城镇化道路,深得科学发展观的精髓。小城镇将无力脱困的牧民从生态脆弱的环境中“拉”出来,中心城市战略将“散兵游勇”的旗县发展归拢到区域经济协调的轨道上来,为统筹城市和农村的发展、区域经济的协调、人与自然的和谐找到了结合点。

    “变点状拉动,为带状联动”。在发展日益融合的今天,只有突破行政分割,在更加广阔的区域经济格局中,将城市之间联合起来做“大”,集聚资源,才能共谋发展,持续发展。循着这个思路,内蒙古继续推进以呼包鄂为核心的“沿黄河两岸经济带”,赤峰、通辽等东部5盟市就近融入东北经济圈,锡林浩特等城市面向京津,服务全区。

    这样的联合,相对于东部地区的长三角、珠三角一体化,或许不是那么气势恢弘。但这种大开大阖的发展思路,打破了内蒙古城市发展封闭落后的旧格局,推动了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资源统筹,带动了城乡一体化的步伐。对于一个西部省区而言,这样开放的胸襟,这样开阔的视野,难能可贵。

富民优先的抓手在哪里

    老百姓最关心的是收入,要像抓经济发展一样抓保障和改善民生,一块钱一块钱促增收

    2000年到2007年,内蒙古工业企业利润增长近40倍,财政收入增长7倍,而城镇居民收入只增长2倍多,农牧民收入增长不足2倍。

    这样的反差令人警醒。

    抓发展、搞建设,根本目的是让群众过上富足的生活。老百姓最关心的是收入,要千方百计提高百姓收入。为此,内蒙古不再紧盯GDP,而是鲜明地提出,要坚持富民与强区并重、富民优先,使改革发展成果充分惠及各族人民。要像抓经济发展一样抓保障和改善民生,一块钱一块钱促增收。

    富民,要先从弱势群体、困难群众入手。

    “我现在一个月能拿到1000多元养老金呢!”呼和浩特市80岁高龄、从未工作过的王秀芬老人知足地说。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已连续3年全面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标准、城乡低保五保集中供养和分散供养标准、孤儿集中供养和分散供养标准、扩大城镇廉租住房保障范围、提高城镇基本医疗保险报销比例、新型农村牧区合作医疗保险报销比例,这6项指标达到甚至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2011年,内蒙古把扶贫开发作为头号民生工程,将扶贫标准调整为农区2600元、牧区3100元,按照这个标准全区还有266万贫困人口。一场扶贫攻坚战已经在内蒙古打响,预计到2020年,内蒙古将使2666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率先在我国西部地区基本消除绝对贫困现象。

    富民,就要抓住就业这个民生之本。

    “我们既要培育‘顶天立地’的大企业,更要发展‘铺天盖地’的小企业,让百姓有饭碗。”梁铁城说。近年来,内蒙古在发展大工业、大园区的同时,大力扶持创业,优化创业环境,通过创业带动就业,一大批中小企业成长起来,成为带动城镇新增就业的生力军。

    3年前大学毕业的陈志刚,在包头商业银行小额贷款的帮助下,自主创业,先后在包头市开办了网吧、理发店、电脑维修服务部。不仅自己事业有成,收入颇丰,还带动了数十人在他的小企业就业。

    从去年1月1日起,内蒙古将个体工商户以及其他个人按期纳税营业税起征点由月营业额5000元提高到1万元,同年12月1日,自治区又依照最高限执行国家的优惠政策,将营业税起征点再次提高达到2万元。此项政策惠及全区96%缴纳营业税的个体工商户,减少税收负担17亿元,真正成为提高城镇居民收入水平的务实之举,为创业、就业创造了良好环境。

    富民,要始终抓住劳动密集型产业不放松。

    “养羊、剪羊绒、卖羊绒、纺羊绒、制成羊绒服装,羊绒产业是一条劳动密集型、温暖的富民产业链,要大力发展。”鄂尔多斯市市长廉素强调。

    走进伊金霍洛旗苏布尔嘎新村村民闫新刚的羊圈,600只敏盖白绒山羊正悠闲自得地吃着草料。

    “一只羊一年能剪两斤羊绒,一斤羊绒能卖100元左右,600只羊一个剪绒季节下来,就能卖10多万元。而且不愁销路,市场好得很。要是再加上卖羊肉、卖种羊,收入就更高了。”闫新刚喜滋滋地为记者算了一笔账。

    鄂尔多斯不缺年利润数亿元、数十亿元的大项目、大企业,为何还要抓住利润仅千万元的羊绒纺织业不放?“羊绒产业一头带动牧民增收,一头吸纳城镇劳动力在羊绒制品车间就业,一直是政府支持鼓励发展的重要产业。”廉素说。

    与此同时,内蒙古调整财政支出,加大对社会保障的投入。2011年,内蒙古实施为群众办“十二件实事”和“十项民生工程”,投入资金1168亿元。全区各级财政民生投入达到1956亿元,较上年增加300亿元,主要民生领域的财政支出增长都在20%以上。

    内蒙古统计局李力介绍说,去年自治区城乡居民收入分别增长15.3%和20.1%,增速首次超过经济增长速度,特别是农牧民收入增长首次高于城镇居民。“这是向建立公共财政体制、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迈出的重要一步。” 内蒙古低碳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布和朝鲁认为。

    “尽管经济实力有了较大提升,但欠发达的基本区情没有根本改变,发展不足仍是主要矛盾。”自治区党委政府清醒地认识到,内蒙古城乡居民收入还没有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经济快速增长与人民群众生活改善还不甚协调。

    内蒙古的发展还面临不少矛盾和困难,探索才刚刚破题。

    征程万里,目标远大,祝愿内蒙古这匹骏马一路向前,向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人才招聘 |  互动空间 | 品牌投票 | 网站地图

邮 编:010010 Email : nmgshfp@163.com 地 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昭乌达南路70号(农机院科研楼1楼东)电话:0471-4611916

主 办:内蒙古社会扶贫工作促进会 版 权:内蒙古社会扶贫网 备 案:蒙ICP备19000344号-1 技术支持:一街科技